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新闻动态» 农村法治建设:法治中国的紧要课题

农村法治建设:法治中国的紧要课题

  2015年中央一号文件《关于加大改革创新力度加快农业现代化建设的若干意见》日前发布,文件首次提出加强农村法治建设,提出大篇幅要求,指出:“农村是法治建设相对薄弱的领域,必须加快完善农业农村法律体系,同步推进城乡法治建设,善于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做好‘三农’工作,同时要从农村实际出发,善于发挥乡规民约的积极作用,把法治建设和道德建设紧密结合起来。”把农村法治建设提高到空前高度来强调和部署,抓住了破解“三农”新困局的关键,体现了党对农村发展规律和法治规律的深刻认识把握。“三农”问题是治国理政的根本问题,农村治理是国家治理的重要内容,加强农村法治建设是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重大战略任务,也是法治中国建设紧要课题。加强农村法治建设就是要将农业发展、农村治理纳入法治轨道,夯实让农业强起来、让农村美起来、让农民富起来的法治保障,从而奠定法治中国的坚实基础。

  首先,加强农村法治建设是促进农业发展的客观要求。转变农业发展方式离不开法治的保障。随着新农村建设步伐加快,城镇化深入推进,城乡资源要素流动加速,农业生产经营方式转型,以市场化手段实现农业资源的有序流动和合理配置,必须建立健全农业农村法律体系,对农村市场进行有效法律规制,为农村经济发展创造法治化环境。农业持续发展、农民不断增收是实现农村治理的善治目标的重要基础。中央一号文件提出的健全农业市场规范运行法律制度、健全“三农”支持保护法律制度等要求,有助于推动农村市场经济机制的健康运行,从法律和政策上消除城乡二元制带来的发展障碍,促进城乡一体化发展。要运用法律手段、法律机制保护生态环境、保障粮食安全、保证农产品质量和食品安全,将一系列“三农”政策纳入到法律法规中,扩大法律调整农村利益关系的范围和力度,使农村改革发展的成果得到巩固。

  其次,加强农村法治建设是推进农村治理的现实需要。农村的法治发展在全面依法治国中具有基础地位。农村稳定了,国家才会稳定;农村富有活力,国家才会富有活力。当前,农村社会的流动性、分散性和不确定性增大,给农村社会治理带来很大难度。农村治理是国家治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纳入整个制度体系来设计和运作。中央一号文件提出探索符合各地实际的村民自治有效实现形式、引导发挥村民民主协商在乡村治理中的积极作用等、构建农村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等治理新举措,体现了民主与法治的统一、维权与维稳的统一、法律秩序与伦理秩序的有机结合,有助于整合农村治理资源,从根本上、源头上化解矛盾、消除风险、防止无序。要不断完善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依法化解土地征用、房屋拆迁、环境保护等引起的纠纷,认真对待农民的合法性诉求,让农民从每一起具体纠纷的解决中感受到公平正义。要探索新形势下加强农村基层组织建设、基层民主建设、基层执法队伍建设、基层法律服务建设,将法治观念转变、法治素质提高与执法司法水平、公共法律服务水平的提高有机结合起来,全方位提高农村基层法治水平。中央1号文件提出,在有实际需要的地方,扩大以村民小组为基本单位的村民自治试点,继续搞好以社区为基本单元的村民自治试点,这不仅是对村民自治范围的扩大,更重要的是体现了针对实际需要推动农村民主法治的自觉,体现了治理主体的多元化、治理方式的互动性、治理手段的法治化、治理结构的开放性。中国农村的情况千差万别,需要因地制宜,不能简单搞一刀切,要通过试点使村民自治权形式的条件和途径具体化、法律化,使之真正发挥实际作用。随着城镇化进程加快,农村社会结构发生变化,熟人社会逐渐向陌生人社会转变,价值取向日趋多元,传统乡土社会的道德观念、礼法秩序变得相当脆弱,这就要求坚持德法并举,构建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相适应的农村法治文化,在增强农民的权利观念、公民意识的同时,也要强化义务观念、公德意识。农村法治建设要充分考虑民情和风俗习惯,在发扬乡土优良文化传统基础上构建符合农村实际、农民需要的农村法治体系。

  第三,加强农村法治建设是维护农民合法权益的迫切需要。农民是农村发展的主体。实现农业农村新发展必须尊重农民在发展中的主体地位,不能见物不见人,不能为发展而发展,努力实现农村经济增长与农民权利增长同步。农民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权利保障程度反映了整个国家的人权保障水平。中央1号文件提出保障好农村妇女的土地承包权益、加强对农民的法律援助和司法救助、健全依法维权和化解纠纷机制等内容,体现了对农民合法权益的维护,体现了对农民利益、需求和幸福的重视和保障。要在推进城镇化进程中,逐步解决原有的城乡二元结构造成的制度性歧视问题,提升农民在国家政治经济社会生活中的地位和话语权,引导农民依法、合理表达利益诉求。农村公共服务、公共资源、公共产品的匮乏,直接影响农民权利、福利和幸福生活。中央一号文件围绕提升农村公共服务水平,从教育、医疗、养老、文化、体育等方面提出了一整套措施,有助于解决农村公共服务薄弱的问题,防止农村成为公共服务的盲区,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要规范和优化农村基层治理中的权力运行方式,扩大和推进政务公开、村务公开,加强基层权力的监督制约,注重通过协商、对话、协调、合作等形式,促进治理共识和治理合力的形成。

  第四,加强农村法治建设是深化农村改革的需要。中央一号文件提出了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农村土地制度改革试点、农村金融体制改革、水利和林业改革、供销合作社和农垦改革等改革任务。这些改革都是着眼于农村未来发展全局作出的制度安排,体现了系统治理、依法治理、综合治理、源头治理的思路。改革必然涉及利益格局的调整,防止农民群体在利益博弈中沦为弱势群体,关系到改革的成败。农村改革既是增量改革,也是普惠改革,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建立兼顾国家、集体、个人的土地增值收益分配机制、完善生态补偿法律制度、强化农村普惠金融等改革举措,对于保证农民成为改革的受益者具有重要意义。

  (来源:青岛早报)